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项工作 > 黄石文史

黄石文史

丰山铜矿早期建设回顾

发布时间:2017-12-28  所属栏目:黄石文史  点击次数:52124  返回上页

  李楚华、周希平、殷颂东

  丰山铜矿是大冶有色(早期叫大冶冶炼厂)下属的主要矿山之一,于1965年5月正式上马。我们几个老同志在这年先后来到丰山铜矿工作,朝于斯夕于斯,在这里一干就是十几二十年,有的一直干到退休,参与和见证了矿山的创建和后来一步步发展壮大。

  从厂部所在地www.kbl8.com新下陆到丰山,不过区区百余公里,可当时由于交通不便,得走上一天多时间。无论坐汽车还是坐“汉(口)九(江)班”客轮,当天都只能到达阳新县富池镇,在镇上的临时接待点住上一晚,第二天再步行8、9公里,翻过中阳山进到矿区。矿区东南北三面都是海拔400多米的高山,形如马蹄,夹着一条长约3公里、宽不过200米的山沟,西面是一个豁口,连着鸡笼山和舒婆湖,偏僻自不待言。

  丰山铜矿的上马与国家当时的政治经济形势密切相关。经过三年自然灾害后的调整,国家经济建设有了起色,一批重点工程项目得以启动,这是其一。其二,铜矿资源向来为国家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所必须,特别是在中苏交恶、备战备荒的背景下更是如此。而丰山铜矿当时探明的铜金属储量达到10余万吨(实际高出7、8倍不止),原矿品位达到1%以上,并伴生大量金、银、钼等多种贵重金属,建设这样一个项目,既符合“多快好省”原则,又能满足 “隐蔽、分散、进山” 的三线建设要求。

  丰山这个地名的由来有种种传说,《阳新县志》即载有两个。一个是,曾有凤凰从白云山飞来,在山间栖息,因而得名“凤山”。还有一个则与铜矿有关。相传某朝某代,官府曾在此开矿,祸害乡里,奴役矿工,激起反抗,每当有矿石从江中运出,就有鱼人潜入水下,戳穿船底致其沉没。官府笃信迷信,以为天怒人怨,遂停止开采,将已凿开的三个洞口封堵复原,由此得名“封三洞”。第一个把地名写成“丰山”的则是五十年代后期来到这里的地质队员,他们在这一带一次发现了三个铜矿(另外两个是鸡笼山、李家湾),获得“大丰收”,于是把项目写成了“丰山”。

  边勘测、边设计、边施工,先生产、后生活,那个年代项目建设的这些指导思想,在丰山铜矿的建设中得到了充分体现。建矿初期,负责勘测的中南冶勘604队、负责设计的长沙有色冶金设计院、负责施工的十五冶金建设公司及其井巷公司都先后进到矿区,加上丰山铜矿先期配置的人员,数以千计的建设者聚在一起,工棚遍野,摩肩接踵,沉寂了数千年的山沟一下子沸腾起来!

  因为是“三边”,你等我我等你,各方都很着急,扯皮拉筋的事自然少不了,由4方负责人组成的指挥部整天讨论各种方案,吵架是家常便饭,但从不伤和气。

  冶金部分别于1965年8月和1966年8月批复了丰山铜矿初步设计和扩大初步设计,确定矿山生产规模为日处理矿石量3000吨,采用无底柱分段崩落法采矿,全部采用地下开采,年产矿石量115、5万吨,服务年限33年,建设投资控制在3800万元以内。

  争论比较大的,主要是尾砂坝和生活区的选址、主井井架和选矿厂房设计的实用性这些较大的具体问题。矿方认为应将生活区建在富池镇,尽可能给职工家属的生活提供方便;设计方不同意,认为富池镇地处江边,不利于项目保密,且职工上下班路途太远,必须将生活区建在矿区。矿方对开凿隧道往江边排放尾砂没有意见,但认为应将尾砂坝尽可能靠近江边,既便于防洪,又能保留足够的库容;设计方不同意,认为应将滩涂尽可能改成良田,作为对征用农村土地的补偿。这些矿里都让步了。选矿厂房的设计,设计方为了节省,墙体采用干打垒,连屋顶都没有,主井井架高达50来米也不考虑设电梯,这些明显的设计缺陷,经矿方据理力争,都较好地解决了。

  勘测方、设计方、施工方各忙各的,矿方也不能闲着。1965年5月一建矿,矿里即派一部分人到安徽的向山硫铁矿见习培训,同时组织队伍开凿了一条64米的平巷,进行无底柱分段崩落法采矿试验。由于设计采用的凿岩设备解决不了中深孔凿岩问题,不仅作业效率低下,劳动强度也非常大,如选择作业效率高的凿岩台车,又会因平巷断面小而施展不开。

   1969年后形势有所好转,生产基本恢复,设备陆续到货,项目建设取得进展。1970年矿里从武汉周边和鄂东南地区新招了1000多名工人,开始了投产前的各项准备。1971年9月进行试生产,并产出了第一车铜精矿,矿里将它作为国庆献礼敲锣打鼓运到冶炼厂,并给冶金部发了报喜电报。而这一天,已经比丰山铜矿计划投产的时间整整延迟了一倍!

  矿山一投产,各路建设队伍就开始撤离,十五冶转到武钢一米七,十五井巷公司转到南京梅山铁矿。照理说,项目既然投产了,基本建设的任务也应该完成了,可实际情况远不是这样,设计的漏项和施工的缺陷比比皆是,根本不具备正常生产条件。矿里接手以后,对基建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集中排查,归纳出需要填平补齐的大小项目竟多达225项!若不进行整改,生产无法进行,而要进行整改,又必须要有资金、设备、技术和专业人员。既然已经投产,还报了喜,就不可能再停下来,只能边生产边整改。矿里有一方面通过厂部向冶金部反映,要求追加投资和紧急调拨施工设备问题;另一方面,请原设计单位长沙院负责提供整改所需的技术支持。所需的工程技术人员和施工管理人员则全部由矿里自行解决。于是,一批原本不是干工程的技术和管理人员不得不临时改行,边干边学。几年下来,硬是从实践中培养出一批具有实际工作能力的工程建设专门人才。

此后的几年,丰山铜矿就在这种边整改边生产的条件下度过。土法上马、因陋就简的事情太多了,其中也不乏一些具有创新意义的突破。举个例子。选矿系统原来设计安装的是浮选柱,这在当时据说是一项比较先进的新技术。但在使用过程中,经常遇到空气发生器结钙的问题,附着铜精矿的泡沫冒不出来,大量的铜精矿沉在底部,不仅因故障检修而频繁停机,影响作业效率,还严重降低了选铜回收率,浪费了宝贵的资源。矿里研究的结果是,必须尽快废掉浮选柱,改用浮选机。但要将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浮选柱在很短的时间内拆除,谈何容易!人工敲、氧焊割的办法都试过了,不行。于是想到爆破,但这又得冒很大的风险,万一毁了厂房伤了人怎么办?但为了赶工期,还是要豁出去试一试。我们从坑口车间要来风钻工,按标记好的点和孔深、眼距在钢筋混凝土梁上、柱上打钻,药量由小到大,逐步试验,起爆前用草袋覆盖并用铁丝绑扎好,防止碎物飞溅,没想到竟一举成功!爆破拆除中,厂房内所有设备照常运转,对生产没有造成丝毫影响。爆破成功后,十五冶还派人来参观学习呢。

在克服困难的过程中,生产也在同步进行。从1972年到1976年,丰山铜矿的坑采出矿量由不足8万吨逐步提高到38万吨,选矿回收率由80%以下逐步提高到84%左右,铜精矿品位由7.9%逐步提高到14.3%,矿山铜产量由467吨逐步提高到1974年的1019吨、1975年的2055吨、1976年的3088吨,主要生产指标都在不断提高。虽然与最初的设计相比,特别是与80年代后期以后每年110多万吨的处理量、5、6千吨的矿山铜产量相比,这些都说不上好成绩,在以后的几年中有的指标也曾反复出现过波动,但在当时条件下取得这样的成绩,还是相当不容易的。

生产建设上的困难是如此,生活方面的困难也不少。由于是在白纸上画图,一切都要从零开始,又处在那种先生产后生活的历史背景中,可想而知生活条件有多艰难。刚建矿的时候,干部职工住在竹条夹稻草的简易工棚里,夏天蚊蝇叮咬,冬天四壁透风,晴天满天灰,雨天两脚泥,晚上抓革命,白天促生产,极少有休息的时候。由于所在的阳新县当时是有名的血吸虫疫区和经济贫困县,无力满足矿山的粮食和副食品供应。矿领导利用各种关系,多方奔走,为职工争取到了www.kbl8.com居民粮油供应。职工家属所需的其他生活资料,都是通过做工作从长江对岸20多公里外的广济县(现武穴市)采购而来。文化生活就更谈不上了,有线广播是了解外界信息的主要途径,十天半月才能看上一场露天电影。考虑到矿山地处偏僻,远离城镇,职工家属不能总是这样不便,矿里在矿山投产以后的几年时间里,陆续盖了一些职工宿舍,并修建了食堂、澡堂、商店、学校、卫生院和俱乐部,逐渐形成了一个门类齐全的“小社会”,标准不高,但还算管用,大家非常知足。

丰山铜矿的建设,起步于特殊年代,伴随着十年“文革”,方案一改再改,工期一拖再拖,一路走来,甘苦自知。值得欣慰的是,我们终于历尽坎坷,把矿山建成了。凤凰的传说和丰收的期盼都变成了现实。在后来的建设发展中,丰山铜矿也遇到过不少这样那样的困难,但老一代创业者“党叫干啥就干啥、吃点苦头不算啥”的精神被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了下来,成为克服各种困难、取得一个又一个辉煌成绩的有力保证。

 

(根据罗家炳、王铭钦、严高奇、刘炳扬、周谷元等老矿领导口述整理。)